caijing.dashishou.cn

区块链+数字版权:“权利”的游戏


        版权的定义,在进入数字化时代后有了更多的扩充。

        除了传统的复制权、发行权、信息网络传播权,数字版权还增加了包括未经作者允许其他人不得随意接触作品的接触权,集传播权、 放映权、信息网络传播权于一体的公共传播权,以及包括改编、翻译、注释行为在内的演绎权。

而构成数字版权未来和局限所在的,依然在于“保护”和“交易”。

       不像金融领域与区块链之间已经有众多结合,数字版权在区块链技术上的想象空间仍然很大,其中的深度和广度还未有人探得全部虚实。

       今年三月份,阿里音乐就与Merlin(独立音乐数字版权代理机构)达成战略合作协议。阿里音乐公开宣布:希望通过AI和区块链技术,为独立音乐公司、音乐人及音乐作品的合法权益提供全方位保护。

        在这六个月时间里,阿里音乐没有再公开区块链方面的进展。直到前几日的“云栖大会”,阿里音乐才携手班德(吴轶群),在公开场合谈论“区块链+数字版权”。看似两者毫无关系,实则云栖大会主持人也是在其演讲后,才知道吴轶群是虾米音乐创始人。

“数字版权+区块链”的肉是香,但狼也不止一只。

       在海外,英特尔已经提交基于区块链的数字版权专利申请,Spotify(全球最大的音乐流媒体服务商)也在去年4月收购Mediachain,后者是一家利用区块链提供数据解决方案的公司。转眼国内,除了利用私钥保护版权的华为,百度也在赔偿东方IC图片版权21万后,上线了基于区块链的图片版权服务平台。

       一边是网络时代开放共享的思想裹胁,另一边是版权保护的现况不容忽视,数字版权能否适应转型,多利益主体分配是否公平,很多人将写答案的笔交给了“区块链技术”。

对症版权痛点

       互联网、P2P以及数字化的发展,使得内容复制、分发变得更为方便,进而导致非授权使用和拷贝、传播的成本更低。在现有的数字版权中,保护领域存在登记确权、调查取证手段匮乏等问题。而在交易领域,数字音乐也没有因为数字化、网络化而变得更透明、更公平。

       传统的数字版权管理(DRM),是出版者利用一系列信息技术,保护版权内容数字化和网络信息化服务供应的同时,控制数字内容、设备在被销售之后的使用过程。核心思想在于通过用户许可证等方式控制用户对文件的访问、变更、共享、复制、打印和保存等操作,进而保障内容供应商(版权主)的权益。

        值得注意的是,DRM技术多为各出版商自主研发,技术互不相容,易形成多个版权中心。乔布斯曾在2007年2月6日发布公开信,信中称DRM仍不能保证从大公司购买的歌曲不被盗版,且使用DRM技术的用户更容易发生隐私信息等的泄露。

       而区块链技术让数字版权注意到了其创新在信任度上的重大影响。作为全新的颠覆技术,区块链集成了分布式记账、不可篡改、智能合约等多项基础技术,以一种更促进陌生人建立信任的机制出现。

       对于版权保护,国内外已经有成熟的探索,也有越来越多的公司将区块链技术应用到自身领域中。作为正版流媒体音乐服务平台,瑞典的Spotify 就利用区块链技术追踪版税支付,保证创作者和版权所有者能够得到相应的回报。这背后可以看到的是,“平台并不知道应该把创作费用付给谁”。

       而这个问题也在前不久结束的“云栖大会·阿里音乐专场”中被提到。吴轶群身为虾米音乐创始人,对于音乐版权市场有着比阿里音乐更久远的认识,他也曾提到现在的版权市场并不是特别健康。

       那些大的版权商,在一层一层的分销中,他们是利益的最大头。而艺人他们拿不到很多的收益,他们更多还是要靠商演拿到收益。 提到在数字音乐中,区块链跟数字版权的结合,吴轶群提到这是他们最初做虾米也考虑过的模式。 大家如果说去网上搜的话,也可以找到,最早做虾米我们申请了一个专利。当时我们是想,现在小工作室、独立厂牌越来越多,有没有可能说让这些独立厂牌和粉丝去共同运维一个节点网络。这样的话,平台可能更多只是去做一个内容的分发跟聚合。 如果用区块链来搭建这套体系,那么可能中心化服务承载的功能会弱一些。这样的好处在于小工作室、艺人会愿意进来玩这个游戏。他们会看到,自己的那些歌曲被听多少次,被下载多少次。也就是说,他们可以确认某一首歌曲版权就是自己的。而这样一套体系才是公平的,不是说某一个平台说了算。

 

       现实也是如此。在音乐界,作为第一个投入产出的“内容生产者”(作词人、作曲家、制作人),却也是最后一个获得收益的人。

       他们不知道自己版税收入的计算方式,也没有渠道可以了解受众听音乐的方式,包括“怎么听”、“听了多少”、“我能拿多少”。

用“去中心化”维护数字版权

       在区块链“去中心化”的技术特征里,其节点分散、开放而又对等,这保证了任何区块上所产生的数据都会由该节点同步广播至其他节点进行验证,并将验证结果同步存储在所有节点上。

       与中心化的版权确权相比,区块链链上的版权确权受到了所有节点的共同监督和保护。对于数字版权的篡改、变更,需要得到全网所有节点的同意。这就使得数字版权的侵权行为成本极高,也引出了区块链“不可篡改、可验证”的特性。

       在可验证里,区块链经常用到的是“真随机数”。目前为止大部分的真随机数都是采集大气噪音,国外依然有一些网站在卖大气噪音的随机数。这些公司宣称自己卖的都是真随机数,不是通过天线大气噪音采集到的随机数。对于这样一串010101的随机数,用户没有办法验证这是否是真的随机数,只能信任这家公司不会作恶。而通过VRF解决真随机数问题的吴轶群在“云栖大会”上也强调,到今天为止,产生一个真随机数,最少要两台机器三个步骤,这已经不可能再优化了。

       放到区块链上,经常提到的就是“哈希值”。哈希值是可验证的随机数,如果提供最初生成的哈希值明文,其他人就可以立刻验证这个哈希的可靠性。

       通过这些特性,区块链技术就可以解决陌生人的信任问题。面对现在数字版权广为诟病的“非公平、不透明”,区块链可以让更多人,包括音乐生产者了解到作品的权利拥有、变更情况等。而区块链的链上确权成本低,可以节省大量的人力、物力、运营成本。同时其广播至所有节点的效率高,几乎瞬时,进一步简化了线下版权确认的流程。

“智能合约”的版权交易

       在完成数字版权的确权后,最终要走向的依然是版权的交易。

       在区块链中,通过置入一系列智能合约,用户可以购买自己需要的版权作品。当交易行为完成后,平台可以根据链上的付费记录将收益分发给版权所有人。当然,也有智能合约将其设置为直接向版权所有人自动支付。而一旦有用户将内容分享给其他人,这种分享行为产生的付费收益,也会有相应的智能合约进行利益分配。

       通过智能合约,版权交易可以形成良好的闭环,规避了第三方参与可能存在的各项弊端,在保证数字版权交易的公平透明同时,改变了内容生产者以往弱势的“被割”局面。

       实际上这种局面的混乱是市场造成的,版权商、网络音乐服务平台很难确保版税能够以合适的数额被支付给正确的对象。传统的版权交易,一个作品往往被分散地卖出,交易时间与平台也不尽相同。通过区块链技术,在买卖版权时产生的交易信息会产生新的区块,同时交易数据会被广播到同级的所有区块中。

       目前在网络文学圈,“调色板”普遍用来判定写手是否抄袭。所谓“调色板”,即对存在抄袭嫌疑的文字进行比对,并用相同底色标注雷同内容。而在区块链,由于一开始就有效记录内容生产者从最初,到完成作品的所有过程信息。一旦发生侵权,能够第一时间、最低成本进行追踪,降低版权维权的投入产出比,保护原创者和权利人的基本权益。

       一方面保障内容生产者版权的所有,另一方面使得网络音乐服务平台与版权方的交易更加公平透明。目前看来,区块链与数字版权的联姻,依然有很大的想象空间。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